她翻遍全家,
找著明天要交的作業。

「怎麼啦?」姊姊躺在床上未睡著,起身詢問。
「我的作業不見了。」她說著,手中仍翻找。
姊姊很累,看她一付無助的模樣,忍不住穿上拖鞋幫忙。
媽媽從外面走進來,也一起加入尋找的行列,奇怪,三人裡裡外外的找,仍一無所獲,連在看vcd的爸爸都起身幫忙了,作業仍是不露臉。
「到今天才覺得我們家A4的紙很多,放眼望去每張都很像妹妹的作業。」媽媽坐下來稍事休息說道。
妹妹急了,因為國文老師很兇很嚴,明天就要交作業了,可是她還是沒找著。

我在這兒啊。
陰暗的角落,白色的A4紙發出微落的訊息。
我在這在這啊。
難道妳聽不到了嗎?主人,妳要放我在這布滿灰塵和蜘蛛絲的空間一讓無止盡的空白吞噬我嗎?直到搬家?甚至直到世界末日?

「算了,媽,姊,不用找了啦!」
「唉,好累,休息吧!」媽媽說。
「對呀,我胃好痛。」胃不好的姊姊說。
妹妹默默流淚,為明天即將面對的嚴厲開始害怕畏懼。
A4紙也流著淚,為著自己的被遺棄。

小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