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3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今天約好和大雄喔球買鞋。

十一點半到,我要買的ADN1最近的體育用品店還沒開,
於是決定先到SOGO買喔球的鞋。

小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印象中,小時候的妳,漂亮又聰明,那時全班男生有一半都暗戀著妳。
(另一半則是暗戀著彥)
我偷偷喜歡的那個男生,聖誕節送了禮物給妳,
我好羨慕好羨慕,但妳是我的好朋友,我無法嫉妒妳,
在妳家門口,妳的面前無助的低泣起來。
我永遠都記得那時毫無著力處的低落。

小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解析如下:

小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孔雀開屏好風光 誰看一眼都讚嘆
可最後一時的炫燿成為別人裝潢
穿什麼才最漂亮 贏到一路上的目光
可一旦病最在乎還是情人探望

逃出博物館 活著不是一場展覽
感情要放在櫥窗
我們不希罕

女王蜂不敢當 滿足誰欲望
奇花更不敢當 只帶來麻煩
我們美給誰看 美感跟感動無關
愛得盲 金不換 金不換
(Ending:再不凡 金不換 金不換 )

只怪珊瑚魚太燦爛 本該逍遙太平洋
可最後給誰帶回家像佈景般觀賞
甚麼色彩的花瓣 才讓惜花者來高攀
可素著臉才看得到 蜜蜂們的心腸

我不靠羽毛的班斕 變成別人的襟章
美如名畫的好風光 只招惹擁有狂

女王蜂不敢當 滿足誰欲望
奇花更不敢當 只帶來麻煩
贏到了誰誇獎 跟快不快樂無關

好時光 自己嚐

--梁靜茹《不敢當》

 

小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因為前兩天跑步跑得忘我,大腿肌肉已在我入座時嚴重抗議,
今日本想擺爛休兵一天,聽課聽到一半大雄丟msn:「妳要打球嗎?」

 

小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這幾天頻繁的向運動場報到,由於我運動的時間是一般上班時間,
場上可見的幾乎都是老人和小孩,還有小孩的母親。

小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說實話,對於第三代麵茶感到萬分歉意。
除了在他成長時期沒好好陪他之外,還讓他餓了整整一個月。

小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記得國中以後就非常不喜歡喝碳酸飲料了。
其實青春期時腸胃很差,急性腸胃炎已成了慣性,請假外出就醫請到教官都認識。
喝汽水只會讓脹氣偷偷的找上我,加上過於甜膩的口感,
碳酸飲料成為拒絕往來戶早已行之有年。

小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偽孿生姊妹寫過這麼一篇文章:反主流的反主流。

我想這是近來在我心中最能呼應此次看展心得的意見了吧。

小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 Mar 11 Wed 2009 10:10
  • 片言

還是無法習慣用嚴肅的口吻,加上去除不了一絲絲憤世嫉俗的味道。
控姊說;偽善的人也不差我們幾個,好吧,那就自在快樂的做自己吧。

小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tetusi.jpg  經過兩日的奮鬥,終於把《秘密花園》看完了。

小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轉載自ptt心測版。我想終於解開星座命盤中沒半顆巨蟹卻莫名戀家的原因了。

月份色彩學
                                                                               
吉普賽人有一種人與生俱來的色彩天性說法,意指每個人依其出生時的春夏秋冬自然界的變化,本身即帶有不同的色彩天性,根據其說法,再對照亞熱帶地區季節性與月份的到以下結論:

小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 Mar 03 Tue 2009 13:38
  • 青鳥

昨天才覺壓力大、煩悶得幾近窒息,今日陳魯梨就像青鳥一樣送來精神糧食。

 

《秘密花園》、《交響情人夢》,這人還莫名其妙的知道因為圖書館閉館到4月所以沒新書看快閟壞的心情,送上一本龍應台的《孩子你慢慢來》外加政大節目單,目前垂涎的節目有表坊《只有桃花源》和《20,30,40》,以及QQ果凍數枚。還約好如果荷包許可要一起拜訪安迪.沃荷。(如果讓不平衡高中生小獸看到可能會被砍)

小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飛燕傳書又來了。

除了八卦和毒舌之外,這次是揪感心塔羅流年,有興趣的朋友點下面的連結可以測喔。

小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r 02 Mon 2009 14:41
  • Wet

濛濛細雨始終籠罩這座城市。

 

就在我決定放棄掙扎,將「最近總是下著雨」做為開頭一如記者頻繁使用「經濟不景氣」做為開頭般制式化時,想起每年這個時節,似乎都勸勉自己得學著愛上雨季。

小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123.JPG 

(滑鼠移至圖上可變大)

三代麵茶總算變色啦。

小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今天早上,當我正在廚房煎著作為早餐的荷包蛋時,窗外突然伸進了一只長長的鼻子。

 

一位天狗從窗外凝視著我,他長長的鼻子在鍋旁翕霍著,黑色炒菜鍋中,澄黃的一輪明月在嗶剝作響的蛋白中晃動。

「好香、好香」天狗著他手上的扇子,我往外看,青山嫵妮依舊,後頭五排五層樓老式公寓仍在腳下安靜的佇立著。

 

「十一歲那年,第一次煎蛋,用的就這鍋子吧?」天狗或許在笑,但背著晨曦的面部表情卻難以捉摸。

 

長長的鼻子橫跨了屋內屋外的寧靜早晨,太陽被雲岫蒙上一層薄紗,天狗嗅聞了一陣,滿意的點了點頭,振振衣袖,搖了搖手中的扇子,踩著高高的木屐,迎著陽光迤邐而去了。

小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