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每日早晨的固定行程幾乎是梳洗後吃早餐,吃完早餐便開始燒水做些簡單家事,等家事做得差不多了,剛好可以捧杯熱呼呼的茶進房唸書。

 

最近後方小徑正在進行挖路埋管的工程,今早的鑽地聲咚咚咚地像要把把棟房子挖穿似的。水燒開了,鐵製茶壺在爐上噗嚕噗嚕的跟咚咚咚應和著,打開鐵罐,拉出長形塑膠袋,取出綑於其上的橡皮筋,去年的冬茶在今年夏季開封,喝到現在也所剩無幾,於是一斤茶的塑膠袋開口顯得冗長累贅。

 

想起老爸的動作,打開廚房抽屜取出剪刀將多餘的開口剪去七公分左右,照原樣輕壓出空氣,捲回,再以橡皮筋束好。老爸做著這個動作的同時,厚實而粗短的黎黑手指緩慢安靜,顯得專注而踏實。一如烘培茶葉的神情。如同他教授給我和小獸的人生觀。平時不泡茶的他,則是開朗中帶著謹慎,活力而樸實,令人心安的長輩。

 

現在常聽到要反抗權威的言論,要起身對抗父母加諸在子女上不平等不合理的期待。我想我是幸運的,因為父母給予的自由與恰如其分的導航,並未讓有擁有起身反抗的機會,他們總是說:妳有權利選擇自己想做的,而我們只是將走過的路看過的風景告訴妳以供參考罷了。於是天生反骨的我並未走向極端的成長之路。

 

我想,這也是為什麼每個早上,廚房最常飄著的,還是老爸的茶香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聃 的頭像
小聃

簡聃生活

小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