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封面上寫著「中華民國榮譽國民」,多麼撼人心弦的八個字啊--中,華,民,國,榮,譽,國,民--原來榮民竟然是榮譽國民的簡稱,是整個國家的模範,整個國家的榮譽,照理說班級模範生、榮譽鎮民、榮譽市民應該都比不上榮譽國民才是,他們應該享有自己的尊榮才是,起碼父親在我心目中就值得這樣榮譽。可是曾幾何時,榮民這樣的詞語,被過度污衊淪落成政黨工具、動員後盾,成為一群最保守最落後的象徵,他們大多離鄉背井、大多拋妻別母來到台灣,撈到一個看似榮譽卻逐漸污損的頭銜,但他們卻必須牢牢地著這份羞辱、這張證件,就像父親,那是他下半輩子生活的來源,以及憑弔前半生的唯一依據。

--張輝誠《離別賦》P.66

 

創作者介紹

簡聃生活×光和盆子

小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