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about 沃野之鹿

「這是臺灣原民版的《百年孤寂》嗎?」小獸對著正如痴如醉閱讀的我發問。

「嗯?」我偏頭想了想,「可以算吧。」

 

同樣是帶著魔幻寫實主義,描寫一個原住民家族五代女性的故事,《沃野之鹿》頗有向《百年孤寂》致敬的意味,以臺灣原住民噶瑪蘭族為書寫對象,讀來份外親切,作者杜修蘭一向從女性的角度出發,從一個感性柔暖而又堅韌的角度書寫這個世界。

閱讀的過程中,是一種享受,因為就算不屬於凱達格蘭族群,透過文字仍然可以跟故事裡的女巫們一起感動、一起溫馨、一起憤怒、一起悲傷,在族群、性別、社會階級與政治的多重弱勢下,女性們默不吭聲的運用自己的靈敏天賦與柔軟特質,一次一次穿過命運浪潮,悄悄地完成自身使命,預言中的未來。

看完這本書後心中一時百感交集,諸多情緒起伏周折糾結,過了許久才平復寫下關於此書感想的片段。因為太深刻,反倒不知要如何描繪。但家中母女三人,皆是一捧起書便不忍釋卷的一氣呵成讀到最後,多少能為這本書的精彩落下小小的註腳。

 

-- 

【關於作者】 
一九六六年生,湖南省人,中興大學合經系肄業,現旅居加拿大。

她以《逆女》一書榮獲第一屆皇冠大眾小說獎百萬首獎,開始在文壇上嶄露頭角,之後《逆女》又被改拍成電視劇,引起廣大迴響。她的作品取材多元,《默》是以台灣戰後為歷史背景,深刻描繪出當時的人民生活,並以此文獲得第十九屆聯合報文學獎長篇小說獎。

新書《沃野之鹿》則是她寫作視野再度擴大之作,將台灣平埔族的歷史加入於文學小說中,藉由數代女性的生命歷程,追索一個族群的消長,無論人物塑造及鋪陳,都值得讀者細細咀嚼,回味再三。

【關於內容】 
我們的世界過去了,族裡的語言漸漸被遺忘了…… 
可是我真的清楚感覺到,那從來就不是夢,在我沉睡時更加清醒──

我叫丁雅雅,『雅雅』就是我們凱達格蘭族語裡『星星』的意思。從外婆隨身佩戴的草編小袋子中,倒出了從年輕時保留下來的小木鼓,它敲出她們在歷史的洪流中顛簸的腳步;我終於明瞭,原來我是被賦予能和祖靈溝通的女巫,原來我的使命就是用星星般的光芒,點亮走在這片土地上的凱達格蘭族人。於是我用天生的大腳ㄚ,隨著鼓聲、踩著祖先的腳步往前進: 
往前一步,我看見母親金鳳年輕時和日軍內藤進轟轟烈烈的那段戀愛,卻因為要堅守住凱達格蘭人的土地而放棄了可能擁有的幸福;我也看見外曾祖母鹿疏和『牽手』無井阿蛻瑪鑿齒為盟,見證愛情的信物…… 
再往前一步,我聽到纏著小腳、穿著織錦軟緞的外婆微瑪朗對外曾祖母鹿疏說『我要去找我的夢想,我要去賺錢,我要買下整個八頭(北投),買下原來屬於「我們」的土地。』……

從唭哩岸到草山,每一個遷徙片段,每一代的女巫繼承人,總是用自己的一生維護著塔塔歌社這群避居山區的凱達格蘭人。我希望再度睜開眼的那天,祖先的預言能實現:金色的陽光灑在翠綠的盆地上,凱達格蘭族的子孫如一群鹿般在此奔跑,我相信,不久的將來,一定會實現……

 

 

延伸閱讀:時光的輪迴-讀《百年孤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簡聃生活×光和盆子

小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