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理期,不舒服到了極點。

於是你就算再忙再累,忙到沒有時間賞車,還是堅持放下手邊的工作,騎半小時的車程來載我下班,然後再回家把手上的案件告一段落。

這份用心,更愛屋及烏。

老媽前幾天在山上摔傷了手,機車留在山上無法騎下來,就醫用餐十分不便,知道我們一干婦孺(?)孤苦無依(??),你也關心問候,詢問是否需要接送服務。

除非下大雨,平時你總是騎十來分鐘(紅綠燈加上下班車潮)的路程到捷運站接送,在小銀愛駒上等候的身影,時而望著路上車水馬龍和忙碌的交警發呆(在想什麼呢?),時而就著昏暗的路燈看書(好用功勵志的故事,但可惜看的是小說),時而把玩著手機跟兄弟們聊天,一天的疲累和情緒都在此刻釋放、柔軟了起來,然後,就像點頭答應交往後的第一次見面,懷著雀躍又緊張的心情朝你走去,你總微笑問起今天忙不忙累不累,等會兒想去哪吃些什麼。

週五晚上是約會日,下班前會努力偷點兒空閒時間把儀容重新整理一番,然後迎向在一樓等待許久的你,把手輕輕放進你的大掌,開始計劃待會兒去吃些什麼,紓解一週以來的案牘勞形,飽餐一頓後沿著人行道緩緩散步聊天,走向停車場取車,總是答應無理的要求:繞遠路回家,因為我喜歡兜風。

從來就不是公主,但有個專屬於自己的騎士,並發揚光大騎士精神,給我支持與力量,長大這條路,似乎不再如此泥濘不堪。

 

Pic. 二度週年,你上網訂製的手工大卡片。

創作者介紹

簡聃生活×光和盆子

小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