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微寒漸遠,時序入冬。  

「立冬夜。晚餐一起吃完藥燉排骨茶/麻油麵線,一起走回家的路上,也是冷冷的溫度,八年前初春第一次牽我的手,但身心都是暖呼呼的。」2012/11/17, @Facebook


偶有波折,但感謝一路走來,總是被溫暖的人們包圍,在彼此的付出中感受到溫暖。事情的發展也許無法盡如人意,有時不免心生怨懟,但回過頭來看看現在的自己,吃得飽穿得暖,失眠的情形不再如以往嚴重,也有餘裕努力把身體養好,可以運動,三不五時出去玩,還在休息狀態,但大致上是朝自己想要的方向走去,似乎沒什麼好抱怨的不是?

雖然還是會懷念起以前,時光流逝總是連帶將回憶柔焦,一切回想起來都是那麼溫和晶亮,往往忽略了也有大怒大悲的時刻,也有趕報告到焦頭爛額的時刻,也有一天只能睡一小時哭著說我不想唸了但還是硬著頭皮去考試的時刻。無論什麼時候,都和一些身影重疊著,融入背景,再也分解不開,於是回憶的時候永遠會摻著一絲感慨。

或許切換視角憶起,對我的形象有另一種描寫,另一種評價。

但總之,那時候的我,是被照顧著的,是被很多很多溫暖包圍著的,所以大學唸了四年還是傻呼呼的不知道什麼叫「社會的縮影」,關於這一切,不否認,也不想覺得可惜。唯一小小的遺憾是,那幾乎要被抹去的殘影,也許全世界,只有我仍不願放手,不是放不下,只是想讓它靜靜的留在回憶的寶盒,作為一段珍藏。

因為現在的我仍是被眷顧著,中間途經一段泥濘,也是要提醒我所擁有的,而失去很多乃甚於我的人們,還很多,很苦。曾經遠去的溫暖,如今一一回歸身畔,也許不久的未來,曾經擁有美好單純的快樂,也會以某種形式,重現身邊。像是吃完藥燉排骨的手心溫度,像是暖暖蛋的溫度,像是從遠方寄來明信片的溫度,像是工作上偶然迸現的關心溫度,還有很多很多的暖意,包圍這個即將末日的冬季。

 

創作者介紹

簡聃生活×光和盆子

小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