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禮拜最奢華的事情,大概就是花了八百元去坐了好幾個小時,畫了四張答案卡加上拿了幾張考古題試卷吧。

聽到我自暴自棄的跟老爸說我這次什麼都沒看就去考試了,他靜默了一下問:「是因為十八趴被刪掉,還是年終考績乙等連續兩年就要被裁掉的關係?」

老爸的問題很可愛,畢竟還沒考上想到退休跟離職也是很遠的事了。想起以前有人轉述考完初考在公車上聽到某位歐巴桑問同行友人:「哇哪摳ㄉㄧㄠˊ公文袜曉夏咩安抓?」(我如果考上公文不會寫怎麼辦)那時初考還沒實施國文全測題型,聽到不會寫公文題歐巴桑的煩惱,不禁莞爾。

每位考生的煩惱不一而足,有煩惱著上榜之後的公職生涯安排,也有的是不知道要做什麼,於是考考看吧。這次的奢華考場之旅我的位置是頭等艙--最前面而且緊臨講台,是以看得到很多考生的包包--發試券前都得將所有包包置於教室前後。放好包包後要等候鐘響才能發放試卷,等待的過程中百無聊賴的就眼前窄小視野左右觀看,竟讓我看到一只褐色普拉達包包很貴氣地放置在講台地上……是的,大家的問題我也想問,她來考試做啥?

至於定位為奢華的原因,是直至考前一天我一直都很堅持--沒看書。考出來的結果如何我也很好奇。年底工作的緊湊程度和私事的忙碌程度在意料之外,加上汲汲營營(?)這麼多年,也有些累了,趁著這次的忙碌幫自己找藉口緩下腳步,重新調整步伐,也希望和考科能有小別勝新歡的重逢之美,畢竟從學生時代就是複習考成績永遠優於段考成績,所以連明年初考都很順理成章的忘了報。(理直氣壯)

古代儒生們為了科舉考試走火入魔狀似瘋癲,還衍生出笑話大典《儒林外史》,不想自己也步上後塵,對照近來目睹之官場現形記諸多怪誕荒謬之事,而考生們仍前仆後繼,連背著普拉達包包的世家子弟們也難倖免,腦海中不禁不浮現大一中國史老師操著廣東口音的口頭禪:「歷史給我們的教訓就是,人永遠無法從歷史中學到教訓。」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簡聃生活×光和盆子

小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