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了班,Annex車準時停在樓下,車上早已備好晚餐,週末夜晚,市中心短短的路程仍是塞了好一會兒才到達目的地,於是不但吃飽了,還喝完一杯茶。

停好車,我們走進位於徐州路的市長官邸沙龍,玻璃窗格拉門敞開,裡頭早已坐滿了人,沒位子的便站在兩側平台引頸期盼,週一才得到消息,故宮特展《商王武丁與后婦好—殷商盛世文化藝術特展》專題演講最後一場,由馮翊綱老師主講,尚未參訪此特展,但關於武丁與婦好的文物展覽,以及背後故事,倒是高中時期於中研院史語所文陳館擔任展場志工時聽了不少,因此對這次的主題倍感親切,加上對講者的興趣,這才不畏人潮的趕來。

馮老師進場時碰巧距離挺近的見著他,一襲黑長袍,比想像中的高大,進了沙龍先播了一段馮翊綱應國光劇團之邀,於民國100年大反串演出《鎖麟囊》梅香彩旦一角,播放的同時也適時解釋角色背後的各種象徵與意涵。影片播畢,這才以「反串」一詞原應為「反爨」錯錄演變而來開場。接著又陸續聊了「愛」的簡字、「哏」的誤用、「公仔」及「柯博文」的港譯由來與「幽默」的解釋延伸到馮伯伯過世前的最後一課,以及觀眾的提問與回答,與其說這是文物展覽的系列專題演講,不如說更像馮翊綱的專門座談會,由於一開始以戲劇開場,觀眾們反而是聚焦於馮翊綱的人生觀點與演藝心得,當然也有關於「抖包袱」、「海派青口」「單口、對口與群口相聲」的提問,馮老師亦知無不談,相互啟發。

我和Annex站在整間木造屋的側後方平台上,投影螢幕被重重人海擋著,只能在喇叭下聽著他的聲音,還好沒下雨,氣溫也回升了些,這麼站了兩個小時,回程才發覺腰痠痛不已;坦白說,就算沒聽到關於他對「武丁與婦好」的見解,也覺得充實。畢竟在巡演中,要一位非歷史考古專業學者來發表什麼高見,不啻是緣木求魚,何況以文字訓詁,探究原意,並結合自己專精的部分開場,也算得上是有誠意十足。

剛好在痞客邦首頁看到關於動畫的角色扮演,很像馮老師說的,「在尾牙時,戲班通常都會有『反串』的演出,所謂『反串』不僅是男扮女、女扮男這麼狹隘的設定,而是透過每位演員的角色互換,在扮演別人的專業同時,也明瞭到自己並不是最辛苦或最厲害最偉大的。」不禁想到現在尾牙活動中仍有許多員工上台反串表演製造笑料,雖然跟原意稍有出入,但也有幾分遺留來的的韻味。

普魯斯特說:「創意的旅程不在於尋找新的景觀,而在於得到新的眼睛。」只是週末晚間短短的路程,卻覺得自己像是官邸沙龍中的玻璃窗格拉門,在輕鬆詼諧知識的交流中,又打開了不同的視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簡聃生活×光和盆子

小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