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會開始寫網誌呢?我想自己本身是一個話很多的傢伙。



記得高中時有個很要好的同學P,因為個性相近,對方給我的感覺是不拘小節又很豁達,妙語如珠,我們無話不聊,最喜歡亂講一些垃圾話然後笑得像神經病一樣。我常放話說如果我是男生,P一定是我熱烈追求的對象。



兩個愛面子(?)的高中女生還會因為便意相約一起走到較遠的專科教室廁所解放,就這麼你屎中有我,我屎中有你的交流著。理由是反正最後也不知道是誰的臭,反而沒那麼不好意思了。還曾經被闖進來的陌生女學生大喊著好臭,然後兩個人悶不吭聲的蹲在廁所裡直到上課……


饒是如此深厚的屎溺之交,也會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現裂縫。在我和Akimo交往之後,發現P似乎有意的疏遠,甚至刻意的閃避,勉強講上一兩句話,語氣也十分冷淡。



最後我忍不住在上課時傳了紙條詢問她近來冷淡的原因。(好孩子不要學,我是想說經手那麼多人又在上課時間,她也無法躲了吧)



可能是我誠懇又真摯的字句(也才一兩句……)打動了對方,P傳回的紙條裡說明了她疏遠的原因。



原來是因為深陷熱戀的我基於獨樂樂不如眾樂樂的理由忍不住和P分享我的喜悅與甜蜜,而P卻覺得我們之間似乎被硬生生插入一位雖是同班同學,卻不甚熟悉的男子,她覺得我們的互動日益畸型,因而選擇疏遠。在紙條裡她仍表示願意繼續我們之間的友誼,只是不願過度參與我的人生。



收到紙條後我也自我反省了一番,我就是個話很多的傢伙,不願對自己的好友有所隱瞞,一直想把自己的內心世界一股腦兒的對自己朋友傾吐,卻忽略了對方也許無法接受這麼私人的資訊,更何況朋友間的互動原本就是有來有往,我只顧著把時間花在自我表述上,忘了去關心對方,傾聽對方。



於是我不再頻繁地找P,偶爾聊天,也盡量甚至刻意避開有關戀情的話題,除非對方詢問。表面上我們重修舊好,事實上友誼也未出現裂縫,只是那曾鮮豔如熾顏色,似乎比以往再淡了一些。



然後我開始學會藏起自己的舌頭,練習傾聽別人的話語。時間一久,反而不懂得如何表達,往後的日子似乎總是扮演垃圾桶的角色多些;而且常是公園裡又臭又髒的那種,有些人傾倒完垃圾後,似乎是不願再見到能引發悲慘時光回憶的人,於是一腳踢開,等有需要時又回頭傾倒。



前幾年心裡受了很重的傷,面對朋友的探詢關心,想說些什麼,最後總是「沒事,我很好」搶先吐出口中。又過了一些時間,發現先喊痛的總是能獲得優勢,成長的過程中就是這樣的,學到了什麼,往往也失去了什麼。

創作者介紹

簡聃生活×光和盆子

小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