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早有耳聞軍旅生涯的黑暗與扭曲人性的本事,對於近日像貓玩老鼠般把一個義務役軍人活生生玩死的社會大事件仍感到不可思議。

那畢竟是一條生命啊。



諸多不捨及不平之鳴在各大社群版面已詳盡描述,不再贅敘。



台灣新聞從業人員的專業素質也同樣令我感到不可思議,不,應該是說台灣現在應該只剩類戲劇事業而無新聞業了吧。



一再重播的新聞畫面,到主播旁白,記者實際模擬他們採訪法醫及醫生後未經證實、胡亂推測的畫面,盯著新聞台十分鐘我彷彿看到當代鬧劇不斷上演,洪仲丘、范佐憲、曹金生不斷強暴聽覺神經,難道這世界上沒有其他更值得重視的事情了嗎?連高致死率的狂犬病新聞也只佔一隅,更別說國際新聞幾乎寂靜無聲。




僵化腐敗的體制應該改革,無能的行政、司法體系應該檢討,但我看到的第四權只是拿著油膩噁心的手法料理著當紅素材,一勺勺塞進閱聽人的眼耳之中,完全沒意識到已然坐實「愈大的權力,愈大的腐敗」。



無能的政客官員至少會擬出說詞粉飾太平,而我們的新聞媒體則毫不遮掩地展露無知愚昧、煽情媚俗,比三流戲劇更下流,比無腦偶像劇更腦殘,大刺刺地將新聞演成鬧劇,向台灣人宣示著「你們的智商只適合看這種等級的新聞」,家中沒電視,坐在餐廳裡聽著電視主播賣演出的片斷,即便身邊都是同胞,心中仍覺羞愧無比。



立足於彈丸之地夜郎自大,這似乎已是垃圾訊息餵養之下根深蒂固的習氣。除了應當改革的政府、社會體制,我更渴望有朝一日,台灣媒體能意識到自己肩負著更重要的任務。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簡聃生活×光和盆子

小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