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夏天特別悶熱,前些日子聽氣象預報還說台北高溫破百年紀錄。即便是下班日漸西沉,高溫窒悶的空氣還是讓我選擇偷懶看電視吹冷氣,頂多就在家做核心肌群訓練或是去操場走個幾圈。



最近的氣溫似乎沒有以往猛烈了,昨晚試著在Monday blue前重返球場尋求揮灑汗水之後大量腦啡。



雖說溫度下降,但沉悶的空氣不減,每個人都是汗如泉湧。不過可能睽違多時,大家狀況都還算不錯,射手型球員尤如是,投久了總會遇上撞牆期,但放空一段時間再來投球往往能重拾以往的手感。



核心肌群訓練和有氧快走也在此時見效,這種氣壓下還能保持一定的體力與命中率,若是以前,早就動作不確實而走步或絆倒,甚至抽筋受傷了。


打球是件令人開心的事,運動會刺激大腦分泌大量腦內啡,腦內啡是一種類嗎啡荷爾蒙,可以使人產生欣快、放鬆、止痛的效果。長時間運動把肌肉內的糖原用盡,只剩下氧氣,腦內啡便會分泌,又被稱為「跑步者的愉悅感」(runner's high),雖然我本人是不太跑步(長跑)的,但這只是通稱,只要長時間的運動都能進入這個狀態。

 

也因為如此,從學生時代接觸運動,都是抱持著「一定要開心玩」的信念,愈熱愛的運動愈是奉行不悖,無論練習或比賽,如果運動得不快樂就失去意義了,獎盃的榮耀固然振奮人心,然而失敗後的淚水更能累積經驗,很幸運地在運動的旅程中遇見這麼多美好的人、事、物,除了讓身體更健康美好之外,也獲得許多珍貴的記憶。

 

小別勝新婚,我想我和籃球的戀情,會一直這麼甜蜜熱辣下去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簡聃生活×光和盆子

小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