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凌晨如廁,就覺嘴唇週圍火辣熱痛,但由於瞌蟲睡大肆入侵,仍沉沉睡去。早上梳洗對鏡一看,只見嘴唇腫一圈,下巴、臉頰冒出小紅斑,還有一顆小紅斑默默的滲出組織液,又癢又疼,心下一驚,傳訊息給Akimo後連忙更衣,抓著手機錢包出門。為了怕嚇到路人,還戴個片口罩。



離我家較近的皮膚科診所常常人滿為患,我十點出門已經掛到85號了,而醫生才看到27號,嘆了口氣,盲目亂闖,隨意找了平常去的早餐店坐下,想起現在似乎有醫療叫號查詢APP,便也下載設定好,一邊瀏覽手機訊息一邊用餐,即將吃完之際,手機叫號APP突然跳出已叫到95號的通知,不禁滿腹疑問;根據該診所醫師的看診速度,沒道理我才在外頭蹓躂個半小時就過號了呀。



帶著疑惑走回診所,出示號碼牌詢問櫃檯是否已過號?小姐極度不耐煩的揚手指著牆上的叫號顯示:「現在才叫到46號,還沒輪到妳。」……我當然知道現在是46號,只是難保沒有久候不耐的病患讓妳們跳號又插號啊。





這時原本在打球的Akimo也趕了過來,當下決定帶我去另一家稍遠的T診所,之前抱怨前面那間H診所時,許多朋友都推薦去這家T診所,開業已久,經驗豐富,醫師親切。



當下連健保卡也不拿了(因為不知道上午看到啥時,避免吃了閉門羹兩頭空),直接衝進T診所自費掛號。一開始還跟櫃檯說我是初診,結果小姐看了我的出生年月日和名字輸入電腦一查;原來我以前就曾在這間診所就醫。



當下回憶慢慢浮現心頭,原來這診所主治皮膚與小兒科,小獸小時候生病發燒都是帶來這邊看,而我在十年前最後一次的就診紀錄是嘴邊長水泡(怎麼都是嘴……),緬懷過往的同時,我仍十分驚訝自己對這件事一點印象也沒有。不小心和醫生小聊一下後,離開診間取藥,在我掛完號後就飛奔回H診所幫我抽單的Akimo沒多久就跑回來了,一邊微微喘氣一邊把健保卡遞給我,好讓我在午休前退押金。



雖然我的臉又二度過敏了,但走在路上不禁慶幸,還好是在拍照後,總之沒有影響得太大,一路上都剛剛好的時間安全上壘得以就診,也讓我找到一間更理想的診所,雖然大家都不願意有下次看醫生的機會,但至少我是不會再踏進H診所了。



為什麼H診所會人滿為患呢?因為除了皮膚科以外,看診項目另外包括了醫學美容。

所以櫃檯外站滿了一堆皮膚安好,並無太多病痛的醫美求診患者。然後我們這些真正需要醫療資源的病患就被排擠到後面了。Akimo說回去H診所抽單時看到一個皮膚有點問題的阿嬤已經掛到113號了,問小姐何時輪到她,小姐只是寒著臉一再重複:「不能給確定答案。」所以可憐的阿嬤得忍著病痛站在那兒直到醫生叫號。



不是說不能皮膚科就不能兼做醫學美容,但在擴張營業項目的同時,也該考慮一下自己的能力吧,我也有看過專業的醫美診所,是將皮膚科看診跟醫學美容分成兩大部門,分樓上樓下在看診的,除了盡力治癒病患以外,醫生也要將自己的醫療品質顧好,一個假日上午門診動輒一百多人,只有一位醫生,能保不出紕漏嗎?還是說皮膚科的醫療疏失比較不容易危及生命,所以沒關係?



猶記九月初第一次臉過敏時至H診所,醫生看了一下就說是過敏,開藥給我擦,還有注意事項,這些患者聽了會放心沒錯,但最後話鋒一轉,建議如果我要拍照的話來做個脈衝光……剩不到一個月了,你覺得我的過敏能馬上好到做脈衝光嗎?最後一句真的會讓病患有種急轉彎的感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簡聃生活×光和盆子

小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