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端天氣愈來愈明顯了,每到換季的時候總會想起待過四年的山城。

山城的季節變化不大,倒是一日內的溫差極大,有時晨起看陽光普照,一到下午烏雲聚集,一場雨帶走熱氣,到傍晚又被蛙鳴喚晴了。



雖然算是在台北市旁邊長大的孩子,但在山城唸了幾年書回來,反而像鄉下老鼠進城去般不適應,懷念著悠閒自在的步調,沒有野心,沒有競爭的動力,都說我太早過養老生活了,現在要為人生奮鬥些什麼,也覺沒意思。



想振作一下讓充實自己,在例行工作以外的時間開發興趣,卻覺得被時間追著跑,步伐稍快便令我緊張,身體也出現大小不一的狀況抗議。



原來我的本質是隻鄉下老鼠,這輩子只適合懶懶散散過去了。




創作者介紹

簡聃生活×光和盆子

小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