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by 杰出攝影工作室(小鍾

 

生理期第一天,雖是假日,下午昏昏沉沉在床上半睡半醒,Akimo也陪在一旁,偶爾趴在床邊睡著了。

晚上和餐廳約好討論流程,大致還算順利,除了接洽的業務負責人已換了第三個,今天洽談到尾聲時,餐廳副理忍俊不住地笑了,說我們討論時的角色似是男女對調。

上次簽約我沒出席,akimo謹慎地向第二位接手的負責人確認細節,交接時對方也將這些訊息傳遞給後手,今天因為身體不適,整個人反應慢半拍,要不就愣在那兒不吭聲,可能因此讓副理覺得我像普遍新郎一樣漠不關心吧。

反而是Akimo清晰有條理地一一確認,將我們之前討論的細節都再度向第三位接手的負責人說明。好像都是這樣,我有什麼點子就和他說,他也很努力地執行。

 

我的天馬行空、不受拘束總想讓兩人的婚禮有別於一般婚禮,雖然最希望的還是簡單登記即可,但基於尊重Akimo和他家人的意願,要辦,就要辦得特別溫馨些。可惜自己的個性就是過於緊張,有什麼事一想到就瘋狂的想執行,或者瘋狂的在腦海中沙盤推演,又或者是某些情緒在心中積成心結,常常搞到情緒不穩、失眠焦慮。

Akimo體諒我,總是牢牢記住我的話,想辦法協調、執行。然後我又繼續悶不吭聲地坐在那兒想我自己的事了。

我不會故作姿態討情人歡心,說話太直,平日邋遢,不過情人節、生日、紀念日也無妨,只要對方陪在身邊就好,閱讀或一旦專心做事常常使我冷落情人,偶爾髒話脫口而出,打球勢如猛虎像個瘋女人,還會把男友當哥兒們討論正妹或黃色笑話,沒什麼膩著分不開的姊妹淘,孤僻得連親戚也懶得應付,對婚姻沒有無限憧憬,只希望簡單度日……這麼一個非正統新娘,也難為Akimo娶得下去了。

決定結婚後有時我們會互相開玩笑;你確定不需要冷靜一下?

但我們知道,我少不了他的體貼謹慎,他愛死我的粗魯無文,我需要一雙總能帶我看向陽光的眼睛與雙腳,而他喜歡一個能陪他打球打電動又能天馬行空說笑的腦袋。

開玩笑,過去失落的七年已經足夠冷靜一個巴爾幹半島了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簡聃生活×光和盆子

小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