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by 杰出攝影工作室(小鍾

Akimo的車被刮傷,位置在車門把手後,惡意十分明顯,讓他決定婚後要開始尋找適合的停車位。

昨天陪他去車廠取車的路上叨唸了兩句想吃草莓,今天早上在他房間看著電視的同時,他就捧了一碗洗好的草莓進來了。

 

因為樓上鄰居一夜嘈雜加上蚊子搗亂,幾乎凌晨五點才入眠,今天又和Akimo約好了要到你家看公視轉播的戲劇演出,睡眠不足導致精神極度萎靡,他忙著張羅這張羅那的,一下是水果一下又替我微波紅豆暖暖包的,整個人軟軟的倒在那兒不想動,陽光灑了一室歲月靜好。

酸甜豔紅、多汁飽滿的草莓入口,滿足了口慾,為身體補充能量,更飽足了心靈的幸福感。曾經我們這個世代被輕視地稱之為草莓族,同樣地柔軟,我們以營養豐富彼此的生命,活化對方的細胞,相信再多的輕視、強烈的惡意,也終將被阻絕於堡壘之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簡聃生活×光和盆子

小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