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每個假日除了努力睡飽以外,就是搬家勞動節,馬不停蹄忙到今天才發現,今天竟是單身的最後一日。

明天早上正式登記為菜(鳥)人妻,雖然還是分居兩地,但身份證和戶口名簿上的資料就再也不一樣了。今天翻找我們家戶口名簿時心頭泛起淡淡的感傷,我的名字即將被劃掉,不過身份證上,還留有我與父母間的證據。

將暫時用不到的衣物及雜物先搬到新家,整理告一段落,傍晚Akimo陪我和小獸共進晚餐,天色全然暗沉之後沒多久便下起大雷雨,希望婚禮當天別是這種天氣才好啊。

Akimo臨別前則說:「那我只好獻唱一首《春雨淋過的太陽》了。」

送走我最後一天的未婚夫,和小獸說:「今天要來舉行單身派對,我想叫克里斯伊凡來跳鋼管舞。」

小獸答曰:「可能辦完這場派對妳下半輩子都要努力償債了,不如找玉木宏吧?」

兩姊妹一邊吃著岩手奶油小魚燒配著茶一邊瞎扯淡,就這麼渡過了我的單身前夕。

沒關係,我們約好了,婚後還是要常常約出來喝下午茶聊是非,無論身份證和戶口名簿上的資料如何變動,只要我們的心不變就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聃 的頭像
小聃

簡聃生活

小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