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東的海岸。

上週剛從匆忙的環島一週家庭旅遊行程歸來,也和Akimo久別重逢,真心感謝我的婆家,總是願意包容、體諒我,無論是工作倦勤、思念家人,都是以同理心地鼓勵我做自己想做的事,雖然生活習慣與交際型態不盡相同,卻是真心將我視作家人的。

 

記得約莫是國小五、六年級的年紀吧,即將邁入青春期前夕,也曾舉家出遊環島過,而這次再度見證了台灣的美麗,以及改變,老爸不斷站在某個記憶點上回顧過去,感謝妹妹負責這次的主要行程,另一個用意也是為了從未離家過的老么,做出國後隻身一人的決策排練,略為生澀,但還是認真地安排豐富且不落俗套的行程。繞了一圈,最喜歡的還是東海岸的美景,其中又以台東的乾淨、純樸與恰如其分的溫暖(無論氣候與人文)最吸引我們。從楓港啟程的山路上就唱著沈文程的《來去台東》(從小就耳熟能詳的歌曲吧),直到太平洋出現眾人眼簾,大家的聲帶只剩發出讚嘆與驚呼的功能,直到隔天要前往花蓮的路上,才能稍稍平靜地播放陳建年《海洋》和美麗的海岸線唱和、告別。

 

從歸田園居到環島,和爸媽、妹妹渡過美妙溫馨的兩個禮拜,隨著妹妹即將出國,也許這樣的光景會逐漸遞減,見到一向神采飛揚的老爸雙鬢也染上些許飛霜,思及此,不由得怪罪小時候的自己為什麼總悄悄盼望著老天爺讓時間走快些呢。今年的年夜飯,是初次從原生家庭轉換到婆家的飯桌上,再次慶幸在婆家對媳婦的規範很輕,雖然如此,仍是會懷念二十幾年來與家人團聚的日子,很怕情緒總是太過的自己,在餐桌上如果失態就失禮了。

最近常看到Ikea的這支廣告,其中的女兒們說到家中嫁女習俗是不潑水不放鞭炮,我們家也挺怪的,沒有拜別、沒有大小禮俗,甚至沒有親友觀禮,Akimo穿著下午要參加婚禮的西裝來家裡,身邊僅一位幫忙拍照留念的朋友陪同,然後身著一件洋裝的我也只有魯梨和妹妹的陪伴,為了新秘好上妝還直接素顏披髮,把洋裝穿得像睡衣似的,我娘甚至穿著家居服(!)招呼,然後新人向祖先上完香,沒有潑水、丟扇、放鞭炮,也沒有過五關整新郎,更沒有下跪拜別,老媽開門送客,還附贈一句:「要不要我多加一腳幫妳啊?」(沒辦法,我們全家傲嬌屬性,愈是難過煽情的時刻愈要ㄍㄧㄥ的不在意)才離開十分鐘後家裡門鈴又響,原來是新娘本人很搞笑地上車後發現忘記帶手機又折返,回敬一句:「哈哈哈,你們是擺脫不了我的!I will be back!」(很不像話的一家人)

腦容量不夠大的我,總是要花好長一段時間沉澱、消化旅程帶來的衝擊與震撼,然後,才能將之付諸文字。沒想到還沒咀嚼完畢,新聞便傳來復興航空空難的消息,失事地點離我家頗近,一開始看新聞畫面有許多乘客自行跑出機艙求援,還以為狀況並不嚴重,直到消息一一見報,才知道是機長們英勇努力將傷害降至最低的結果,而傷亡人數並不如想像中少,希望生還者無論身心靈都能早日康復,願亡者安息,也盼望新春後飛安問題能否極泰來,最後呼籲一下捐血訊息:復興航空空難,籲請捐血人持續捐血以裕血庫,為生者祈禱,為亡者祈福

 

  

創作者介紹

簡聃生活×光和盆子

小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