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口處貼了一些字
- 世界很大而腦容量太小,所以用文字紀錄簡單生活中的精彩,單純享受人生,親炙雞毛蒜皮小事的心。期待你們的隻字片語,都是繼續寫下去的動力。
- 連絡信箱:closetolynn@gmail.com
- 建議可先閱讀:部落格文章分類導覽

翻來覆去好不容易才入睡一點點,孰料凌晨三點時隔壁床來了一位剛生完的產婦和她的先生,除了護理師的例行作業以外,因為剛生產完畢,夫妻兩人也是頻頻調整、出入房間,雖然沒大聲交談,但各種拉門簾、開包包、起身走動的聲音,饒是戴了耳塞仍抵擋不住,於是幾乎撐到早上五、六點,護理師遞上一件綠色手術服,叮嚀我裡面除了紙內褲以外什麼都別穿。換好服裝之後就是灌腸(其實不尷尬,但當下又感受到醫護人員的辛苦,很誠心地跟她說聲「謝謝」)跟打點滴。

吊著點滴昏昏欲睡的時候老媽到醫院,大概閒聊兩句後我百無聊賴的滑手機、看電視,偶爾想到什麼又交代A兩句。

 

 

吊著點滴加上些許緊張,雖然空腹也不覺得餓,約莫十一點多時被通知要準備進開刀房,被交代要帶上束腹與產褥墊,可能是等得有點久,感覺有點麻木,不很緊張,只是輕微的茫然,加上病床被轉來推去的有點頭暈(後來我進開刀房一直跟麻醉醫師強調這點:我很容易暈車),在護理站等候交接的時候A竟然給我快掉眼淚(事後他說覺得很心疼),這時候任何的負面情緒都是最不需要的,立刻命令他站到視線範圍外。老媽在一旁倒是哭笑不得。

病床又緩緩動了起來,搭著住院電梯前往五樓手術房,第一次躺在電梯裡看著其他乘客感覺真害羞。

進到手術室準備區,麻醉醫師和我打了聲招呼,很和緩地確認先前做的麻醉評估事宜,老媽和A說了幾句話後就被請出去等候。

上次來做麻醉評估時也有進到準備區(因為麻醉科辦公室在這),整個氣氛就是很歡樂,這回也不例外,醫護人員有說有笑的準備,大概五分鐘左右,眼皮又即將闔上之際(睡眠不足對於緩和手術前情緒還真有幫助),聽到醫護人員確認是2號手術房之後,病床又緩緩地被推動,推向一重自動鐵門之後,感覺地板與牆壁都轉為金屬材質,走道上的光線更顯冰冷,事實上氣溫也跟著降低,但還好我身上蓋著一層太空被,接著左轉,進入一間手術房,正播放著流行音樂,有時是英文有時是國語,病床被推到舖著床單的手術檯邊,在指示下我緩緩地爬向相等高度的手術檯上躺好,太空被被抽走,隨之為我披上加熱過的毯子。

整個手術間氣氛熱絡,護理師還在說某某醫師很小氣,上次拗他請客,他說一人一瓶養樂多就好,閉上眼根本會以為自己在茶水間而非手術室,當下躺在床上被暖暖的毯子和歡樂氣氛安撫不少,幫我貼貼片的醫護人員還說:「妳看起來好瘦,根本不像5X公斤。」我說我也很驚訝。(那是入院時量的,乃本人十年來量過最重的數據)接著又將氧氣罩輕輕靠在我口鼻上。

在一片歡樂交談夾雜著專業術語的準備時間大約躺了五分鐘吧,雖然被這奇趣的氛圍逗得有些發噱(我正躺著,聽著即將要將我開腸剖腹的一群專業人士有說有笑,還不小心跟著笑出來),心中的緊張仍是無法完全免除,希望快來一針給我好眠。

大概是聽到我的心聲,麻醉師沒一會兒湊了過來,再次跟我打聲招呼,然後說:「要讓妳睡一覺嘍。」

接著開始從手臂上的針頭注射麻醉劑,只覺得從左半邊的身體開始變得好沉好沉,身體不斷地被往下拉,不是很舒服的進入夢鄉,最後的印象是陳奕迅的《你給我聽好》和殘留在鼻端輕微的酒精味。

不像一般人接下來就跳接醒來的感覺,我有作夢,只是夢境內容記不清了。總之是有時間流逝的感覺。

真正清醒是聽到有人叫我的名字,要我醒來嘍。

此時病床移動中,醒來後我沒有亂動,但全身肌肉止不住的發抖,肚子很痠很痛,發抖的同時又拉扯到傷口,所以即使抖到快講不出話,還是努力擠出幾個字:「我、在、發、抖。」

被告知這是退麻醉可能會有的現象後,身邊又被多塞了幾床毯子,戴著氧氣罩被要求慢慢地深呼吸,躺在應該是恢復室的地方,接著有人向我說明術前要求的自費止痛使用方式,一支筆型的控制器,按下後會有麻醉劑流向我的血管(是的,我又被多打了一個針頭),為了安全起見,短時間內多按也只會輸液一次(簡單來說就是有CD時間啦),並要我試著按一次看看,醫護人員見我的數據穩定,不再發抖後便接應照顧其他床恢復中的病患,回過頭來想確認我是否可以出恢復室時,聽見他們在討論數據有點低,便又叫我記得深呼吸。

雖然很想睡,按了止痛後更想睡,但我也想出恢復室,所以很努力地保持清醒,深呼吸。

過了一會兒又聽到儀器逼逼聲,還想是哪床病人被推進來,結果聽到病床邊有人說「心跳過快」,接著又聽到叫我放輕鬆的聲音。

放輕鬆?我很想,但怕睡著啊……只好繼續深呼吸。

好不容易經過認證(?)可以出獄(?),醫護人員跟我說:「現在要把妳推出去嘍。」然後經過兩扇門,我就看見家屬的臉孔啦。

A說我的狀況比他好,他被推到病房後才有辦法開口說話,等電梯的時候還能和他們閒聊肌瘤長相如何,抵達病房時還能明確指示我的東西放哪。只是因為麻醉必須插管送氧氣,喉嚨其實一直有些不適。

但現在要我回想起來根本是一片空白,絕對不是我的記性太差(好啦,我的記性原本也好不到哪去),畢竟沒喝酒習慣又愛運動,沒接受過麻醉手術,所以對麻醉很敏感,第一天幾乎是在昏睡中渡過。

睡眠有助恢復,也有助逃避痛苦。因為昏沉終日的緣故,對手術後的疼痛印象已模糊,但我記得當天清醒時的描述是:「超級經痛加上一口氣做完三百下仰臥起坐的痠痛。」但比起想像中的疼痛感覺好多了,可能麻醉與自控止痛多少有些用處吧。

第一天幾乎無法移動身體,疼痛只是極小因素,主要是剛動完手術,怕亂動會讓傷口裂開,但在詢問過護理師後我有試著抓著床欄輕輕地左右移動,一心想努力喚醒腸胃蠕動。饒是如此,到晚上還是腰痠背痛。

-待續-

 

◎拾遺

關於自費的自控止痛,原先上網查資料時,很多人是按了之後容易引發嘔吐,嘔吐時反而牽扯到傷口,也可能造成腸胃不易蠕動。但術前醫師巡房時,諮詢他的意見是:要裝比較好。

「可是聽說會頭暈嘔吐?」

「那妳不要按就好啦。」

「啊?」

「基本上裝了就會有一個基本量持續注射,按下去的動作是在基本量以外的加碼。妳是採剖腹手術,傷口會比較大,建議要裝,不然會很痛喔。」

醫生的意見加上A的朋友爸爸上個月才動過手術,硬撐著沒自費止痛結果痛到不行。和A討論的結果還是決定裝上去,畢竟術後需要起身行動有助排氣,如果痛到無法站起身也不好,何況健保雖有給費6小時一次的止痛針,但有數量限制,而且是肌肉注射,想來也不會舒服到哪去。

另外醫師手術前一天還巡了二次房(?),主要是問我有沒有保險,畢竟到時萬一有需要使用自費項目,他才能決定要如何使用,希望能減輕我們的負擔。

我沒有任何醫療保險,討論後,A說不用管預算,該花的花下去就對了。(所以不要笑他溼眼眶啦,鐵漢也有柔情的一面嘛。)

紀錄系列文章:

健康│子宮肌瘤傳統剖腹切除手術紀錄(初診)

健康│子宮肌瘤傳統剖腹切除手術紀錄(CT)

健康│子宮肌瘤傳統剖腹切除手術紀錄(複診)

健康│子宮肌瘤傳統剖腹切除手術紀錄(住院Day 1)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簡聃生活×光和盆子

小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人類
  • 手術真的超級歡樂的,而且是最大的醫院八卦交換區= =++
    雖然有的人對於在開刀時醫護在輕鬆聊天的事情很震驚
    不過說實在的就真的是一整天都關在那邊,不聊天有點慘~
    而且可以輕鬆聊天代表這個刀很順利
    緊急的時候有只有時間說必要的關鍵術語了
    開刀房的日子好令人懷念阿~(因為不是被開刀的人= =a)

    不過真的就算是多小的刀
    對於一般人都還是很可怕的
    辛苦你和你的家人了~
  • 我也覺得莫名被歡樂的氣氛安撫了。
    這麼歡樂表示是蛋糕一小片啊,醫護人員怎麼可能拿病人的安危開玩笑,正如妳說的,無論是多小的刀,對於「被麻醉+身體被切開」這件事很難不抱著未知的恐懼,在開刀房聽他們亂喇轉移注意力也讓心跳不會逼逼逼跳太快(?),還好最後我沒太投入他們的說笑,不然跟著狂笑可能又會逼逼逼跳太快。XDDD
    術後復原真的是麻煩家人很多啊,被人照顧不是件好事,身體健康才是最重要的。

    小聃 於 2016/01/05 11:06 回覆

  • yachun
  • 沒有醫療保險呀?好難得....
    你真放鬆耶,還記得歡樂的過程。謝謝你的分享,雖然朋友親人也有入院開刀經驗,但從沒問過他們過程,原來會蓋上加熱的毯子,還蠻貼心的。

    好好休息哦~

    ps.光和盆子像是詩人,每天都看的很開心,謝謝。
  • 對啊,以前(自以為)很健康,沒有考慮到醫療險這一塊。
    人生苦短,加上我的記憶也很短(?),當然要先塞滿滿的歡樂,痛苦的事就讓他隨風而逝吧……XD
    至於蓋毯子的話,不一定每家醫院都有,看網路上的心得分享,也有人進到手術室是冷得不得了,但現在應該都比較人性化了。(?)
    謝謝妳的PS,坦白說最近原本有點發懶,看到妳的留言覺得被療癒。(心)

    小聃 於 2016/02/01 11:4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