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口處貼了一些字
- 世界很大而腦容量太小,所以用文字紀錄簡單生活中的精彩,單純享受人生,親炙雞毛蒜皮小事的心。期待你們的隻字片語,都是繼續寫下去的動力。
- 連絡信箱:closetolynn@gmail.com
- 建議可先閱讀:部落格文章分類導覽

實在有點小複雜,尤其是沒有身在其中的朋友應該很難了解我在講誰跟誰,所以還是用代號來角色介紹一下,過程中我可能會盛竹如上身忍不住跳出來加註,過於冗長請勿見怪。

【角色介紹】

A女,約32歲,音樂教室團班老師,藝專音樂系畢。

B君,約35歲,店長,藝專音樂系畢,同為AC兩女學長,後與C女結婚。

C女,約32歲,音樂教室團班老師兼店長夫人,藝專音樂系畢,與A女為同班同學,父親、祖父皆行醫,家境富裕。

B君的爸爸,也就是老闆在某地開設了一間呀嗎哈音樂教室,經營了三四十年,十分有口碑,據說老闆形象剛正不阿,而B君後來也到本地開設了一家音樂教室,目前約十年。所以B君不只是本地教室店長,亦為小老闆,生意人自然很會交際應對,而這對父子更將音樂教育經營者的形象經營得十分成功。但老闆本身家世平平,為何能在當時音樂教育仍不普及時開設由日本引進音樂教育經銷?除了本身十分會做人之外,其妻子的家世($)幫助自是不少。

雖說學音樂的人一般而言家境都不錯,但C女的家境更較一般音樂系學生為佳,從小家裡就有幫傭,因此不諳家務,婚後皆由B男代勞,B男更因此成功塑造新好男人的形象。

看完角色介紹,想必有些人已經猜出劇情了……但想看的朋友請繼續往下吧。(我打得很辛苦欸!)

 

【正式開麥拉】

A女母親與B君母親年輕時同為某銀行同事,感情不錯,兩家時有往來,從小長輩們總會開玩笑似的將A女與B男湊成一對,而A女在如此氛圍下長大,自然而然對於B君產生了某種淡淡的情愫,而這樣的感情隨年紀增長並未散去,因此兩人同校時,耳語相傳A女對B男的情感自不在話下,但後來,ABC在專科時期皆各自有感情歸屬,形成三國鼎立的局面

A女與C女畢業後進了呀嗎哈當團班老師(註:嚴格來說團班老師才算是呀嗎哈教育系統內的老師,幾乎每個月都要進總公司研修,訓練十分完善,也因此就算團班老師收入不高,還是頗以自己的職業為榮),好死不死(?)分配到當時本地新開業的B君的店,當時身受感情重傷的C女和B君一見($)如故,乾柴烈火地交往了起來,並且在半年內結婚。

霸特!人生最重要的就是這個霸特!(刀大應該想砍死我)

A女在BC結婚前兩個月接到了B男的電話,說是一群朋友要一起出去洗溫泉,八年前根本沒泡過溫泉的A女傻傻的以為泡溫泉是指大家穿個泳衣或包個浴巾坐在大池子裡一邊喝清酒一邊聊天(扯遠了),加上那時因為初戀情人別戀同學,正感憂傷之際,初戀情人一通電話打來,不疑有他地前往赴約,結果抵達約定的溫泉飯店發現僅有B君一人,B男也不提其他人的存在,直接到櫃台Check in,拿了房卡帶著A女前往,A女此時仍以為是要去「某房間跟友人會合」,還是傻傻的跟著走,直到進了房,門關上才發現有不對勁的地方。

B男一開始先聊房間,再若無其事的要A女除去身上飾品衣物,甚至動手解了A女的內衣……傻傻的A女至此才知道怎麼回事,大聲喊停並阻止,B君也不以為意,自顧自的進浴室泡澡,泡完了澡,A女還好傻好天真的寫了張便條紙問B男是否與C女吵架了?B男也不回答,退了房帶著A女到故宮逛逛想裝沒事,好死不死又遇上了AC的同學Z女(在教室任職個別班老師),Z女好奇兩人怎會單獨走在一起,後來A女偷偷地跟Z女說明泡溫泉之事,但也許是Z女不甘同學受騙,又或者這世界上沒有永遠的秘密,此事不曉得為何流傳了出去,C女大抓狂,B君馬上來質問A女為何大嘴巴,A女澄清她除了跟Z女說以外沒向任何人透露,最後B男用三寸不爛之舌說動A女配合,要她噤聲,最後不知怎地變成「A女因為從小喜歡B君(這是藝專時期有目共睹的)所以散布了泡溫泉的故事要來破壞BC」。

故事如果到這邊結束就算了,那我只會當做人生中的小小軼聞聽過就隨風而逝,但不是歹戲不拖棚,不夠狗血還能博得收視率嗎!(?)

後來B男如願地和家世($)顯赫的C女結婚,住好宅娶正妹(坦白說C女頗有林依晨之風,而A女也不差)BMW跑車、Mini Cooper、Volvo休旅車、還有另外一台我忘了是什麼的高級車車任你開任你選,名流富翁朋友認識不完之餘還能拓展人脈以利事業,C女也很順利地生了一女一男湊成個好字。

但也許是體質遺傳的關係,C女及其母屬於懷孕初期害喜嚴重,C母甚至流掉三個小貝比,因此C女在懷孕時十分小心,可能(?)都不讓B男越雷池一步,讓B男寂寞難耐,於是又找上了A女。

A女當時的男友是位大提琴演奏家,人在國外深造,一時寂寞,初戀情人又找上門,便答應了B男的出遊邀約(要不要這麼傻啊妳!?當小三又給人免費……),在緊要關頭時A女回過神來想拒絕時,B男又開始裝可憐博取同情,好傻好天真的A女便這麼迷迷糊糊的當起小三。

後來B男甚至連旅館錢都省了,常常是下班後拉下鐵門,把琴房當ㄆㄠˋ房,於是A女只要聽到按遙控的「嗶嗶」聲,就知道今天「有事待辦」,如果有家長聊天到比較晚,B男沒有BB,A女也是收好了東西就走,不曾吝情去留。(陶淵明現在應該也很想殺我)

A女的男友大約半年回來一次,這段關係大約維持了三個月,A女的男友回國,並帶來一個訊息:遠距離戀愛也不是辦法,還是分手吧。A女至此突然驚覺自己有諸多對不起男友的地方,於是下定決心要斬斷和B男之間不正常的關係(雖然最後仍未挽回男友),可能是共犯關係破壞的不安,當B男被拒絕時,當下的不爽與抓狂全部顯現,雖不至於失控動手,但日後在教室裡處處尋釁找A女麻煩。A女一方面覺得此地不可久留,一方面也知道自己小三的身份過於理虧,開始主動爭取往老闆開設的某地教室多爭取一些團班教學機會。

畢竟B男父親是從小看著長大的長輩,多少會念在兩家的交情上收容她吧。A女在某地教室的時間慢慢多了,某天在爭取一個欲退班家長改變心意的同時,講了十來分鐘的電話,辭意懇切,將電話還回老闆手上時,老闆突然說了:「A老師,我覺得妳真的是個很用心的老師。」老闆似乎感動得熱淚盈眶,「我很感動,可以抱妳一下嗎?」A女以為老闆是長輩,便摟了他一下。過沒多久,有一次A女太早到某地教室,拿了錢包正打算出去走走逛逛打發多餘時間,經過櫃檯時沒想到老闆突然跳出來從她身後摟住她。傻傻的A女趕緊掙脫,還笑著說我要出去逛一下。

可能是懼於長輩與上司的雙重壓力,加上老闆平時為人正直的形象深植人心,A老師不敢就此掀底翻臉,只是選擇了時間到才衝教室,下課馬上走人,也央求一些熟識的老師陪她待在同一樓層,一起離開。

某天,A女當日第一個學生請假,教室並未通知,A女進了教室,老闆才走到門口告知學生請假之事,並開口問:「妳最近是不是在躲我?」A老師慌亂地說沒有只是最近車班改了時間所以比較趕,老闆說:「妳知道我一向把妳當女兒看。」A女點點頭,老闆又說了:「那我可以像抱女兒一樣抱一下妳吧?」A女還在驚疑不定之時,老闆就走向前抱了她一下,離開。

明眼人都知道這行為只是為了圓之前的騷擾行為,面對這麼會做人的父子上司,A只好回家跟父母商量,由母親出面,藉口探望退休後就腦部受傷的久病老友,也就是B男的母親。(又是因為老婆生病)順口跟老闆聊起:「A有跟我聊過了,因為某些原因和交通因素,她想調到其他教室。」人來人往的教室櫃檯,老闆自然也不囉嗦,好好好的答應了。

但申請提出後,接下來A便接到總公司不斷打來的電話,一下關切調任理由,一下說目前沒有適合的教室,可能要到竹苗地區才有缺,總之種種拖延藉口,也讓A女猜到和總公司有三四十年老交情的老闆父子應該是動了什麼手腳不讓她順利調離。

於是A只好繼續待在父子兩人的教室任課,做著有功無賞、打破要賠的團班音樂老師。

 

【後話】

因為打得太累,後面的盛竹如都退駕了。但沒錯,這就是我週休一日又沒勞保的職場秘辛,為什麼我會相信這個版本的說法呢?因為待在這兒沒多久,就明白B男硬塞好處給你,再擺明著要當「大好人」的心態,本來這對我不算壞事,畢竟要給好處又要撐著做好人,自然不會對員工差到哪,但後來漸漸發現B男常常某些說法自相矛盾,或者是露出管他人死活的真面目,就會覺得雙面人寶位非他莫屬,後來C女在我進去兩個多月時發現懷孕了兩個多月,後來某天,B男沒頭沒腦的在沒人時候對我蹦出一句:「C現在懷孕了我都只能一個人睡,好可憐喔。」接著又在深夜時傳Whatsapp跟我分享他的生活瑣事,三不五時還會試圖展現他的「高品味生活」(我以前都自己煮咖啡OOXX……、我覺得車子OOXX……、我以前在國家XX樂團時……),種種的種種加上這則大八卦才讓一切說不上不對勁之處浮上檯面,剛好最近又需要到親戚公司幫忙,更堅定了我提職的心。

提出離職後,B男笑笑的說:「妳的理由乍聽之下是很有道理啦,但其實仔細一想還蠻奇怪的,親戚難道不會上人力銀行找嗎?(因為親戚家裡有事,所以這份工作是需要帶點私人性質的,而我親戚家裡兩個月前就發生的事我確實有跟他聊過,他也知道)而且來這邊工作一下,就說要去別的地方,感覺像把這裡當跳板(我只能說這份工作寫在履歷上也沒多好看),還是把這邊當成休息的地方?這理由聽起來很不負責任,而且妳母親來這邊看過,也跟我們聊過,還會勸說妳要去親戚那幫忙,是有點不夠厚道啦……妳親戚這樣把別人的員工挖角過去也不是很妥當吧……」總之他不但不相信我離職的理由,也不在意我親戚的死活,重點是事出突然,我盡量把離職日拉到十六天以後,已經遠遠超出勞基法規定,我還沒勞保咧,做到這樣該請吃宵夜了吧?

最後甚至要拗我一個月交接,說新人至少要上手,若無,則必須帶到一月中才得正式離開。當天晚上又傳Whatsapp說「我知道妳是乖小孩,聽媽媽的話去幫忙,今天只是情緒抒發,別見怪」,隔天上班還是跟我重複那一個月交接的蠢規定。(不然你去檢舉我啊!)

雖然這邊某些小朋友真的可愛到讓人融化,某些學生和家長也令人窩心,甚至還有因為缺學生我去湊咖的烏克麗麗課,但這份工作的受氣度實在不亞於前一份,而且是悶虧在心中,加上檯面下暗潮洶湧的複雜人事,週休一日不到25K(加全勤)的薪資,以及不合理的福利制度(有制度嗎),都讓我萌生退意啊……

揪竟我有沒有辦法順利逃脫呢?讓我們看下去。(盛老又回來啦)

 

創作者介紹

簡聃生活×光和盆子

小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控
  • 我覺得他搞錯了一件事情,基本上離職不需要任何理由,給他理由是給他面子。
  • 我爸說他是好命仔,所以覺得全世界都要順著他的意,沒吃過啥苦,遇到太大困難,所以情緒一失控就口不擇言。

    小聃 於 2011/12/19 11:00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