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兩則】

戎祥猝死 得年44

台大社會系教授林端心肌梗塞猝死

--

一早看到這兩則新聞蠻錯愕的,雖然以戎祥的噸位看來也是心血管疾病的高危險群。但一個正值壯年,活蹦亂跳的人,在事業上又再度找到往上攀的路線就這麼猝逝,即便不是家屬,對這項突如其來的消息也不禁心生感慨吧。林教授也未屆退休之齡便猝然而逝,開學後的學生們想必也很難適應吧。

許是年紀漸長,面對的別離也日漸增加,除了常在媒體獲知的藝人離世消息令人覺得這是個告別經典的年代,身邊親友也用離別提醒著被時間推著往前走的身不由己。

有些事,不把握時間做,以後也許也沒機會了。

於是告別以後,我們選擇讓他/她們的身影繼續透過我們的思念活下去,也讓自己的血液、思想、言語紀錄著存在的痕跡,千年以後,仍不免被逐漸遺忘,但總是相信就算身份、姓名歿亡了,還有些什麼會繼續流傳下去。

告別以後,我們會記得很多事情是他/她想做而來不及做,是我們想和他/她們一起做也失去了機會,也許我們有辦法繼續完成,也許不能。但至少我們會明瞭,把握當下,哭也好笑也好,日子公平的在每個人生活中飛逝,在離別的最後一刻,總是能抱著最小的遺憾,最少的埋怨,讓留下來的人們,能獲得更多走下去的力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簡聃生活×光和盆子

小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