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魯梨:

昨天聚餐席間,看著幾乎沒什麼變的妳們,也沒什麼變的靜如老師,言談之間彷彿又回到以前寫小論文的時候。

返家後若有所思,寤寐之間頻頻有夢,醒來後說不上是什麼感覺,但就知道自己心裡某些部分又被重新啟動了。

畢業之後細數學生時期,最讓我驕傲和滿足的便是分組之後的高中生涯。也許是和先後老師們的緣份,也許是因為本班強大的凝聚力,也許是班上不可或缺的活寶們,也許,是因為在妳的帶領之下,把觸角伸展至以前我不曾企及之處。

出了社會,在現實與受傷之間磨耗去的,不只是熱情,還有學生時期那種什麼都敢碰什麼都想玩的自信,覺得只要自己努力,沒有應付不來的事情。現在的自己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大家口中很不錯的工作,在靜如老師一句「辛苦了,在都市工作壓力肯定不小吧」觸及心結。

總是覺得自己做不好、不開心、不滿現狀,又在眾口爍金的「不錯啊」中自責是出了什麼問題,才會無法承受這麼「不錯」的工作。

然後我看到了妳們。

一直是勇於選擇,也勇於接受自己選擇的妳們。除了有太多選擇讓煩惱的你,還有誇口一年要換二十四個老闆的莎莎,還有一直朝著自己奠定目標前進的雅雅,社會的歷練仍是將妳們的稜角磨得圓潤光滑,身上我看到了自在與從容,仍沒有和現實妥協。雖然還說不上現在心裡已決定好要做什麼,但妳們的勇氣深深感染著我。

也許不是我出了什麼問題,而是一直以來自問「到底想要什麼」的問題始終沒有答案吧,才會讓我如此焦慮不安,但就像老師說的「妳們現在還年輕,應該多嚐試」在不斷的自我辯證質疑中,終有一天,我會走到「啊,原來我追求的就是這個」的境界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簡聃生活×光和盆子

小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