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多虧小獸幫忙把上課包轉交給Akimo,讓我一下班就能直接從Akimo手中拿到,晚餐無縫接軌上課,才能準時在上課前進入教室,和同學交流一下前一堂課開出來的功課。



上次的回家作業是畫裙片,小助教先檢查我們的前片和後片後示範合版,從小就粗心大意的我仍然因為刻度看錯導致線條歪掉,連忙改過後也跟上合版的腳步,最後由老師看過。老師的指導方式很活,「只要順就好」,並不要求我們務必畫成相同弧度,(但像我那麼散漫搞到兩邊長短不一當然是不行的)一個一個看過以後把裙片剪下就算完成(前四堂先學版型,學完之後才開始實做),接下來就準備學褲子了。



經過上個週末汲汲營營跑遍各地,終於買到上課用的尺規工具,說到底也是我莫名的懶惰,不願跑一趟永樂市場,最後在捷運大安站附近的小巷子專門教授拼布縫紉課程的店面買到的。上課的紙也很重要,我家附近的地區連鎖文具店竟然沒賣白報紙,最後是在姑且一試的心態下闖進一間古老文具店(外面還會掛著一串串用塑膠繩網綁住的橡膠玩具籃球、或者是給小朋友的卡片電動機台)一問之下還有,全開的白報紙不如想像中便宜,最後決定轉買麻將紙充之。



上課前的小交流中同學也紛紛交換著紙不好買、工具不好買的心得;沒想到以為容易買到的東西,也漸漸被商業的考量淘汰掉了,就像大量的工廠成衣興起後,訂製服的學習風潮也不若以往興盛。曾經存在生活中理所當然的一切,因著各種不同原因,在時代洪流中日趨式微,透過一些留存於物品的溫度,彷彿仍能見著當日的光景。



這次的學習,Akimo和家人給了很多幫助,Akimo陪我跑遍大街小巷買工具買紙,晚歸的日子,小獸盡量分擔家事、甚至幫我送上課包,而老媽聽到我要學服裝打版,一回家就翻出針線盒裡的壓箱寶;1/4縮尺、皮尺、剪布剪刀、粉片、棉線,甚至連布料都拿出來要讓我用,無論是尺上的刻痕、久未使用需要上油的剪刀、需要為它找個家的粉片們都提醒我,他們可是年紀比我大的古董了,使用它們的同時,彷彿自己製圖的身影也和母親重疊著。



創作者介紹

簡聃生活×光和盆子

小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