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by 杰出攝影工作室(小鍾


婚前焦慮?

像我這種雞毛蒜皮小事也要拿來緊張一下的人……怎麼可能沒有?沒來由的煩悶,甚至連對話的過程中都覺事事不對勁,處處找碴,甚至腦海中開始浮現「結婚真的是我想要的嗎」等疑慮。

早上到下午幾乎沒碰咖啡因,是以下午四點後就精神萎靡,撐著精神弄晚餐。

天氣放晴了,心情卻陰雨,和Akimo說放晴了想去運動公園走走,結果又臨時和朋友約了去投投球。

好吧,投球就投球,應該也不會累到哪去。投了幾十分鐘又不小心報隊鬥牛了……

另一名朋友比較晚到,和他換手後坐在一旁百無聊賴地滑手機,輻射效應的緣故,晚間河邊的風很冷,還是從臉書、噗浪、Instagram看到PTT,直到三個大男生連霸好幾場後終於敗下陣來。

「妳要不要沿著河邊走走?」見我無聊,Akimo隨口問起。

「這邊可以繞一圈喔。」另一個朋友也接口。

也好,我開始沿著河邊跑,不是走,風太大了,用走的身子根本暖不起來。

一樣鼻吸口吐,抓著自己習慣的節奏,剛開始大量的冷空氣吸入咽喉、肺部,刺得極不舒服,甚至得用袖子摀住口鼻,讓呼吸不那麼痛苦,曾經還因為天氣太冷打球而讓血腥味瀰漫喉頭,長袖帽T下的皮膚起了陣陣雞皮疙瘩,我半放空半神遊地跑著,注意自己的呼吸,第一圈跑回球場,場內的Akimo隔著鐵絲網驚訝地問:「這麼快?」

我點點頭,手指往前比示勢要繼續跑。他點點頭。

第二圈之後,開始溫暖,呼吸不那麼困難,肌肉認真勤勉的工作著,努力感受身體每個部分的運作,調整到左右一致,回到球場邊,男生們仍聊著天,卻說不等下一輪想走了,Akimo問我還要再一圈嗎?我說「我跑到底再折回來好了。」他又點點頭道好。

跑完一公里左右的路程,我走進球場收東西,接著回家。

穿著籃球鞋跑步有點浪費,也不那麼舒適,但腦袋在冰凍後解凍,加上腦啡的作用下,某個開關瞬間轉換了。我開始好好的說話,冷靜地思考目前的處境,然後用不那麼焦躁的情緒面對。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簡聃生活×光和盆子

小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