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by 杰出攝影工作室(小鍾


基於省事至上的原則,原本連婚戒都想挑一對鋼戒作數,只是身邊的親友們紛紛勸說(不包括我父母),建議至少挑對白金戒指較有紀念價值(雖然我還是覺得鋼戒也同樣有意義),剛好Akimo購買求婚戒指的珠寶店也有代理我們想購買的鋼戒品牌,於是無可無不可地到這家店選購。


一開始老闆娘就很殷勤,只是光聽我不想要鑽戒,神色為之一黯,直到聽到我們買鋼戒當婚戒,頻頻流露出不以為然的神情。其實在籌劃婚事過程中常遇到這樣的狀況;當你以為自己的愛情故事是獨特的,並想為之賦予獨一無二、不落俗套的意義時,身旁的人,尤其是廠商,往往將你的case套入一貫流程作業,然後每個人不斷被洗腦,你的婚紗應該如何,你的婚戒應該如何,你的婚禮流程又應該如何,每一段獨一無二的愛情都在此步入墳墓,創意枯竭的墳墓。


遇到這種態度,其實當下是有點想閃人的,就算是小珠寶店,不要求做到大企業的服務態度,但至少要收起對於客人的勢利,心裡怎麼犯嘀咕外人管不著,今日妳的態度也許就影響到一個客戶背後潛藏的十筆生意,雖然如此,礙於長輩在場,兼且Akimo家光顧過這家店幾次,再怎麼說也有講價的情面,於是只好噤口,專心挑選。


我們挑選的是戒面稍微內凹,霧面上有斜紋拋光的鉑金對戒,簡單雅致又耐看。老闆娘原想說服長輩再挑一條小鑽石項鍊給我,也被我婉拒了。一方面是不滿意店家明顯的態度落差,一方面是奉行省事至上原則,人往往想要的東西很多,但真正需要的卻很少,如果說結婚是件喜事,那我更樂於將這些資源分給更需要的人們,讓眾生皆能不分彼此沾染喜氣,將喜氣散播到世界各個角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簡聃生活×光和盆子

小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